全国服务热线: +86 13177555535
最新公告:
seo培训学习,企业站seo实战培训,培训seo教学课程——实战为主,理论为辅,诚信不变,力保双赢...
SEO培训service
SEO联系Contact us
地址:
中国重庆市九龙区
邮箱:
996934@qq.com
电话:
+86 13177555535
传真:
+86-13177555535
培训教学seo   当前位置:首页 > SEO资讯 > 培训教学seo
回到1918看毛泽东与他开创的“新媒体”发布时间:2019-04-05

  1918年6月,毛泽东在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毕业。随着1918年春天恩师杨昌济受聘于北京大学伦理学教授一职前往北京后,一条隐隐约约的道路仿佛在向青年时期的毛泽东招手呼唤。 "自信人生二百年,会当水击三千里!"当时的北京,成为众多文化界名流的汇集之地,青年时期的毛泽东早已心生向往。随着杨昌济在北京安顿好后,影响毛 泽东人生航向的一件大事也悄然而至。一次书信中,杨昌济对远在湖南的毛泽东提到了蔡元培、吴玉章、李石尊等人正在开展中国青年赴法勤工俭学一事,邀请毛泽 东带领新民学会会员来京咨询赴法留学事宜。很快,毛泽东与蔡和森等赴京。据当时与毛同行的萧瑜回忆:在与蔡和森等人筹划赴法勤工俭学的预备课程时,毛泽东 也一同做过不少协助工作,但后来经过多次磋商,毛泽东愿留在北京,不去法国。据萧瑜回忆,毛泽东对出国留学没有兴趣,萧瑜与蔡和森同意毛泽东留在北京,这就面临找工作糊口的问题。三个人就此问题商量过多次。当时北京大学流行雇用工人课后擦地板扫地,工作很轻松,还可以得些额外的好处,即和教授、学生经常接触。这安排对毛泽东很适合。最后,在大家的一番努力下,经李大钊安排,26岁的毛泽东成为了北京大学图书馆的助理员,其具体工作是管理图书馆中各类报刊,登记新到的报刊和前来阅览人的姓名。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无法自拔的毛泽东,每月工资只有八块大洋,住在一个名叫"三眼井"的地方,同住的小屋里还挤着另外七位和他处境相似的同伴。据《西行漫记》记载,在回忆起当年北大图书馆任职的那段岁月时,毛泽东说:"我的职位低微,大家都不理我。我的工作中有一项是登记来图书馆读报的人的姓名,可是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,我这个人是不存在的。在那些来阅览的人当中,我认出了一些有名的新文化运动头面人物的名字,如傅斯年、罗家伦等。我对头面人物很有兴趣,我打算去和头面人物攀谈政治和文化问题,可他们都是大忙人,没有时间听一个图书馆助理员说话。" [1]职位低微,身无分文的毛泽东当时经历了怎样迷茫与痛苦,我们很难想象。现实与理想的差距,像一条无情的鸿沟,横截在青年毛泽东的面前。而真正的勇士,都是勇于面对惨淡的人生的,这些历练,也让伟人在艰难困苦中一步步成长起来。正所谓:"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。" 虽然处境窘迫,但是这里给青年毛泽东播撒下了希望的种子。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,毛泽东结识了北大的几位大师名家,例如蔡元培、李大钊等,并利用身在北大的机会,积极参加了北京大学哲学会和新闻学研究会的各项活动,这样的经历对毛泽东"五四"前后的思想转变产生了重大影响。随着"五四运动"的爆发,毛泽东爱国的一腔热血开始有了为之努力奋斗的方向。那就是创办当时的"新媒体" 《湘江评论》。 "时机到了!世界的大潮卷得更急了!洞庭湖的闸门动了,且开了!浩浩荡荡的新思潮业已奔腾澎湃于湘江两岸了!"回到湖南的毛泽东,决定在"五四运动"的大潮中大干一场,终于做出了这份经典的时事评论杂志 《湘江评论》。所谓"新媒体",新在新思想。"主张群众联合,向强权者做持续的忠告运动,实行呼声革命面包的呼声,自由的呼声,平等的呼声,无血革命。"这是《湘江评论》创刊宣言中的一部分,先进的思想点燃了万千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心中的火苗。火爆的销量就是对毛泽东辛苦创刊的最好回报,也见证了毛泽东从默默无名到知识青年"意见领袖"的过程。此时的毛泽东指点江山,seo培训学习激扬文字,成为了《湘江评论》的创办人和主要撰稿人,先进的思想使得这份民国初年的新媒体杂志成了先锋,成了战士,成了"革命种子的播种机",以其势不可挡的趋势,风靡湖南,犹如湘江之水流向全中国。首先我们看这份杂志的部分内容,就可以一瞥毛泽东当时的自信和魄力:"什么不要怕?天不要怕。鬼不要怕。死人不要怕。官僚不要怕。军阀不要怕。seo培训学习资本家不要怕……世界什么问题最大?吃饭问题最大。什么力量最强?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。"这般的革命壮志在大众面前展示出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战士姿态,字里行间充满了舍我其谁的巨大魄力,"天下者我们的天下,国家者我们的国家,社会者我们的社会。我们不说,培训seo教学课程谁说?我们不干,谁干?" 正如《湘江评论》的创刊宗旨"宣传最新潮的思想",毛泽东的这份杂志对于当时时局的中国像一声惊雷,唤醒了神州大地的爱国青年们。当时的教师、青年学生和进步知识分子,都是《湘江评论》的忠实"粉丝"。新民学会会员唐耀章在省学联领取50份到街头叫卖,刚走到东长街就被抢购一空。第一号第一次印2000份,一天卖完,加印2000份,不到3天也都卖光。从第二号起印刷5000份,这在当时的报刊中已经是很大的发行量了,仍不能满足长沙、武汉、广州等省内外读者的需要。《湘江评论》的火爆很快引起了文化大师们的关注,在1919年8月的《每周评论》上,李大钊写道:"在武人的统治下,能产生这样一个好兄弟,真是我们意外的欢喜。"北京《晨报》也赞扬《湘江评论》是"内容完备,魄力非常充足,是当今少见的新刊物"。可惜,好景不长,《湘江评论》创办一个多月后,由于其激烈言论触犯了以湖南督军张敬尧为代表的军阀利益,被查封了。这也让青年毛泽东意识到,仅仅在文字上的批判对于拯救当时的中国是远远不够的。正如马克思说的那样:"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,物质的力量只能通过物质力量来摧毁。"只做书生和秀才终究是没有用的,或许正是经历过种种惨痛的经验教训,毛泽东才悟出了"枪杆子里出政权"这一真理。杂志停刊后,毛泽东多次往返于北京、上海两地。此时的毛泽东是失落的,迫于生计,他不得不打各种零工来养活自己。在停刊之后的几年,毛泽东的父母和恩师杨昌济都相继去世。 [1] 斯诺:毛泽东回忆北大[A],肖卫主编:北大岁月[M]。海拉尔:内蒙古文化出版社,2001.如何让搜索引擎更加年轻化…